英语培训市场走俏
类型:新闻资讯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1877  发布时间:2013/12/4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和中国对外开放程度越来越高,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英语,越来越多受到中国人的重视。中国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近3亿人的庞大英语培训消费群体,英语培训机构总数量超过5万家,市值已经超过300亿元,英语培训市场业已成为中国培训业经济链条上最大的蛋糕。


    目前,在中国的英语培训基本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英语考试培训,包括出国英语系列的托福、雅思等以及考研、高考、自考中的英语相关课程和考前培训;第二类是以白领、专业化人士等为主要消费群体的行业英语培训;第三类是少儿英语培训。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业内人士表示,在这几类培训中,少儿英语培训所占比例最高,占据着英语培训市场约70%以上的份额。


    今年刚满5岁的大宝已经有两年参加英语培训经验了,大宝的妈妈周女士认为,孩子在小的时候,尤其在学前,是接受语言的一个最佳时期,基于这样的原因,她早早把大宝送往英文培训班。“首先学英语是个兴趣,兴趣是最主要的,(现在)主要是培养他的兴趣。上小学后,我觉得老师教的英语特别死板,从ABCD开始,记单词,写单词。我觉得上这种培训班的话,是从玩中吸取知识,不是死记硬背的学。他从玩中可以吸取这种知识,慢慢时间长了,潜移默化的,就能在玩中学到东西,然后增加他的兴趣。有兴趣将来上学后,才能继续把它学下去。”


    大宝每周都要上四节英语课,而大宝的妈妈就坐在休息室里,从监控录像中看自己孩子的表现:“我觉得孩子还算听话吧,也没有什么被逼迫,他还是挺愿意去的。因为那个地方它那个学习都有奖励,你表现好就会给他小徽章,你攒东西多了,就可以换玩具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机构的设想还是不错的。”


    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北京有不少像周女士这样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送孩子去学英语的家长。周女士介绍说,头一年大宝是在另外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学习,费用是一年一万五,对于大宝的学习效果,她不是很满意,因此,换到了现在这一家,新的培训机构是一年一万八,比原来那家稍贵一点,主要原因是有外教授课。
    周女士:有外教,(一周)四堂课有一堂课是外教,其他三节课都是中教。
    记者:外教是否有资质?
    周女士:那不清楚。


    现如今的英语培训机构中,外教被一些外语学校当成了招揽学生、显示学校教学实力的金字招牌。不仅是大宝妈妈,很多家长都不了解自己孩子班里外教的情况,也无从了解。他们通常认为只要是个“洋面孔”就可以,而学生和家长往往看到是外国人就觉得没问题。但是随着英语教育市场的发展,外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导致外教市场乱象丛生,据报道,一些来华观光或求学的外籍人士兼职充当着培训班的“外教”,对学生来讲,是极其危险和不负责任的。


    按照规定,想要在中国成为一名教师,最起码要有两个证:一是外国专家局所发的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证,二是工作签证。此外,一些教学领域还要求有专业资格证,比如英语学科要有TEFL或TESOL等国际认可的英语教师资格证。如何给幼儿选择合适的外教,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学前教育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孙瑞玲给出了她的建议:“如果要是选择外教的话呢,我觉得他的优点很明显,因为它是native speaker,有的外教不是这个专业的,虽然他的英语很好。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孩子,他不会引导孩子的兴趣,孩子不喜欢,这样反而让孩子反感英语了。”


    尽管大宝的英语培训班有外教,但孩子学习的效果目前还不得而知。周女士也坦承,给大宝参加这样的英语培训也是实属无奈。虽然早在2011年底,国家教育部明令禁止幼儿园出现“小学化”教学内容,也严禁小学举办各种入学测试。但某些小学的入学测试依旧进行,如果孩子不学,就意味着通不过测试,就会给入学带来麻烦。“还有一个,就是现在逼不得已,你不学,别人都在学。像拼音什么的,别人都在学前班学会了。一步跟不上(就会)步步跟不上。”


    昂贵的学费没能阻挡家长送孩子学英语的热情。在中国,一些开设英语教学的“双语”幼儿园广受家长们的青睐,现今上小学二年级的Michale就毕业于一家“双语”幼儿园。


    Michale说:“我是从上幼儿园就开始学习英语了,因为我喜欢英语,长大了出国留学是不是就能用上英语了。”


    家长的趋之若鹜让孩子学习英语成为了一种趋势,对此,有专家表示,幼儿学英语并非越早越好,学龄前的孩子正是学习发音的阶段,中文、英语都属于语音的学习,如果在母语还没掌握的情况下就学英语,可能会对孩子有影响。


    除了少儿,学英语也成了白领阶层人士热切的愿望。据北京一家猎头公司对50家用人单位进行统计发现,在同行业的同一职位上,会说英语的职员的收入通常要比不会说英语的高出20%到40%。以IT行业为例,计算机软件技术开发人员的一般工资在5000元左右,但外企提供的薪酬则平均在万元左右。而外企对于工作人员的要求在同等条件下只多出一条:具备良好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不仅是在IT业,一直从事保险行业的张女士也有同样的感受:“前一阵,工作经常出差,然后发现我身边的人英语都特别好,跟国外人交流都没有问题,突然发现我该再上一个层次了。所以说,回来之后,就充实一下,而且英语以后算是必然趋势,现在从小学就开始学英语了,以后我要是有孩子可能我都辅导不了他们了。以后打算出国,要是出国的话,趁现在还没出去,先把英语强化一下。至少不能出去连问个路都不会问。”


    全球最大的私人英语教育机构英孚教育认为,中国内地英语培训市场的火爆,源于中国教育体系下的应试教育。中国多数学生从6岁开始参加小学英语必修课,且目前幼儿园英语课程也很普及。为进入顶尖中学,学生间竞争非常激烈,而英语科目是考试的重点,导致学生将大量精力投放在英语学习上。进入大学后,很多高校规定:英语四级不通过,不能拿学士学位;六级不通过,不能拿双学位,也不能拿硕士学位;用人单位招聘,六级证书也往往成为必要条件。此外,各类公务员考试、职务晋升等场合,英语都是必过关卡。


    不难看出,近年来,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英语教育,培训机构的英语培训销售值一直保持着稳中有增。一直在英语培训机构担任运营总监的王珊表示,这些年在她们机构学英语的人数每年都有一定比例递增。“从2001年成立到现在,学院的报名人数一直以每年约15%的增长比例增长,这些学员来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年龄段,比如,有出国的学员、商务学员、有在校的学生以及公司的白领、还有出国要旅游的学员。”


    在这种背景下,很多国外投资机构纷纷抢滩中国市场。美国ELLIS商务英语、华尔街学院等许多国外培训机构也纷纷登陆中国市场。据统计,在中国每年各种各样的英语培训班、速成班、口语训练班的数量正以60%的速度增长。英语培训市场的巨大蛋糕也使得这个市场鱼龙混杂,一些根本不具备办学条件的机构也乘机浑水摸鱼,对此,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这些机构它没有这样的资质,那么就应该取缔,然后进行处理,有一些机构招聘来的外教没有这样的资质审查,或者说没有按照规定去办理专家许可证,那么也应该进行追究责任。”


    针对中国的英语热现象,尤其是幼儿学英语,教育部前发言人王旭明近日连着两天在微博上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班,解放孩子,救救汉语!引发网民热议。不少网民支持这一建议,表明中国当下“强制学英语”、“全民学英语”的确不得人心,必须改变。大宝妈妈周女士对此也表示:“其实我觉得国学也是非常重要的,应该也要加强一些这方面的学习,两边都得平衡,不能说光学英语,没有国学了,两边平衡起来,两边都重视起来应该才行。”(来源:互联网)